保费依赖政策性补贴,中国渔业互保协会组织开

2019-08-07 作者:垂钓乐园   |   浏览(199)

为落实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和《国务院关于促进海洋渔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有关发展渔业保险尤其是水产养殖保险的精神,在互保系统内进一步统一思想、研究推动水产养殖保险有关工作,2013年3月4日至6日,协会组织各有关省、市协会,办事处赴中航安盟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和上海安信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进行水产养殖保险调研。杨斌副秘书长担任调研组组长,辽宁、河北、山东、江苏、浙江、广东、福建、宁波等省协会和安徽省办事处的相关负责同志参加了调研。 中航安盟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和上海安信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开展水产养殖保险较为成熟的两家公司,调研组认真听取了两家公司水产养殖保险的开展情况,详细询问了两家公司水产养殖保险的具体做法和有关经验,并重点就水产养殖保险的承保、理赔流程,道德风险防控方法以及巨灾风险安排措施等问题进行了交流和探讨。 调研组实地走访了上海青浦南美白对虾养殖基地,与养殖户、渔业主管部门以及水产养殖保险具体经办人员进行了座谈。大家一致认为,互助保险的模式有利于形成养殖户间相互监督的机制,从而降低水产养殖保险中的道德风险,提高查勘定损的准确性,确保水产养殖保险的成功开展。 走访结束后,调研组还召开了关于水产养殖保险的内部研讨会,瑞士再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有关负责人应邀参加了会议。参会人员表示,水产养殖保险是今后渔业保险发展的重点,市场潜力巨大,但目前还面临着一些技术问题需要解决,试点成功的关键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再保的保障和切实可行的保险方案。参会人员同时认为,互保系统应该发挥自身优势,加大水产养殖保险的投入力度,争取有所突破。

“其实,渔业保险是难在理赔上。事故原因以及死鱼价值都比其他农业险种更加难以认定。”吴毅称。

  “渔业保险价格会根据市场价格进行调整,公司每年都会向成都市水务局进行报备。”吴毅说。

在承保方案中,保费实行市、县政府和农户共同分摊原则。分摊比例额为农户承担23%,市、县两级财政承担77%。

  “希望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和国务院《意见》的发布,可以使渔业保险能尽快得到国家财政的支持。”曹志宏说。

但成本价格并非保险公司单方认定,而是由农户、当地水务局、保险公司进行三方协商,报成都市政策性农险领导小组办公室进行审批最终确定。

  “死鱼价值是以每斤价格乘以投保时约定的成本价来确定的,但是往往由于死鱼数量过多,在实际操作中,并不能准确称出斤数。”吴毅对记者说,这时就会按照另一种方式来估算,即当地每亩鱼塘此类品种鱼的平均产量。

“已经打捞了10天,估计死鱼超过上万斤了。” 成都市双流县煎茶镇青松村二组养鱼承包户张术明看着一地的病死鱼对本报记者说。

  但成本价格并非保险公司单方认定,而是由农户、当地水务局、保险公司进行三方协商,报成都市政策性农险领导小组办公室进行审批最终确定。

“高企”的财政补贴

  “目前在全国开展渔业保险仅有上海安信保险、中行安盟和中国渔业互保协会三家机构。”曹志宏表示。

他告诉记者,“查勘确定了最终死鱼数量,保险赔付金就会通过银行转账到渔户的账户中。”

  “投保时间约定在每年11月,这里有两层因素。”吴毅解释,由于12月各地方政府将进行财政预算,11月集中投保可以使政府在预算中较准确地统计出渔业保险的财政补贴金额;其次,则是规避农户的道德风险。

“中航安盟赔付率也是由2010年启动之初的近90%,降至2012年的60%。”曹志宏称,截止2012年末,中航安盟渔业保费达1600万元,成都市政策渔业保险的参保户已占到全市养殖户的65%,公司基本实现盈亏平衡。

  而在这三家开展渔业保险的机构中,中航安盟在成都市试点的渔业保险参保户已占到全市养殖户的65%,渔业年保费达1600万元。

中航安盟提供的资料显示,从2010年8月至2012年政策性水产养殖保险试点已经实现全成都市覆盖。

  曹志宏表示在承保受理时,“中航安盟按照保险条款列明承保条件和公司风险管控要求,对投保标的进行验标,通过后收取保险费,并进行核心业务系统投保信息录入。”

记者了解到,截止2011年,全国渔业经济总产值已达1.5万亿元,占全国农业总产值的31.59%,全国渔业相关的从业人员超过2千万。然而,自国家2004年启动新一轮农业保险试点以来,渔业保险至今未纳入国家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范围。

  “公司是根据鱼的不同品种按斤数对养殖户进行赔偿。”吴毅告诉记者,这是一种成本理赔定价,即用每斤鱼的鱼苗和饲料的实际价格加权来作为每斤鱼的理赔价格。

而中航安盟所依靠的则是地方政府补贴。

  而在组织投保时,中航安盟提供了2种方式,即集体投保与规模户单独承保相结合的承保方式。这2种方式都是以规模投保,降低保险公司的受理成本。

“渔业保险价格会根据市场价格进行调整,公司每年都会向成都市水务局进行报备。”吴毅说。

  而中航安盟所依靠的则是地方政府补贴。

因此当报案鱼类损失在2000斤及以上时,需进行双人查勘(含当地养殖合作社或协会一人);当报案鱼类损失在4000斤及以上时,则须向政府水务部门进行汇报。“多方参与,虽然勘查成本提高,但事故认定的精确度也在上升。”吴毅对记者说。

  “高企”的财政补贴

本文由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发布于垂钓乐园,转载请注明出处:保费依赖政策性补贴,中国渔业互保协会组织开

关键词: